楚楚成王居然会上张仪的当真是由于他太蠢吗,一代军事硬汉奈何被世人唾弃为又蠢又色的昏君

从上中学开始,每每读历史看到楚怀王居然会为了张仪空口无凭的“割让六百里土地”之说,而主动毁弃齐楚联盟,就觉得楚怀王蠢得不得了,活该他上当受骗。

评书乱世枭雄485回全集

战国时期,群雄并立,战争频发。秦国谋士张仪出使楚国,对楚怀王说,只要楚与齐国绝交,秦国甘愿以六百里肥沃土地相送。然而,楚与齐绝交后,秦国仅以六里土地回馈,实为戏弄楚怀王。楚怀王这才知道自己被张仪诓骗了,他怒而兴兵伐秦,结果惨败。

我们熟知的这段历史故事彰显了张仪的聪慧与楚怀王的愚钝。可这件事仅仅是秦楚两国交战的一段序曲而已。公元前312年,秦楚两国爆发丹阳之战。此战的结果是楚军大败,八万余精兵被杀。丹阳之战后,秦惠文王和大臣们欢欣鼓舞,认为楚国经此大败,在短时期内定不会对秦国构成威胁,于是放松了警惕。可令秦国君臣没想到的是,楚怀王在短时间内,又迅速征调了江汉地区的楚国精兵,袭击秦国。楚军不但一举收复失地,而且攻破秦国门户武关,并沿着丹江走廊直扑峣关。楚兵怀着报仇雪恨的心情一路狂奔,等到秦国君臣反应过来的时候,峣关已经失守,楚兵攻进关中。

图片 1

关中地区,古称四塞之险。楚兵攻入蓝田地区之后,面前就是一马平川的关中平原了,大秦再也无险可守,只能背靠渭水决一死战。根据《诅楚文》竹简记载,当时战局对秦国相当不利,以至于秦王不得不祭天祈求神灵保佑蓝田之战能够“克剂楚师”。

之后,秦惠文王集结关中地区的全部兵力,与楚兵在蓝田激战,最终两败俱伤,秦不能胜楚,楚不能灭秦。此时,秦国的外交攻势取得了成功,韩、魏两国偷袭楚国的宛城,迫使楚国回兵救宛。从这一战看,楚怀王是有胆略、有眼光、有勇气的。

几年以后,秦楚再次狭路相逢。楚怀王此时面临的局势是,秦国已于数年前成功攻灭了位于今天汉中及四川盆地的巴、蜀、苴三个国家。从战略上,秦国已对楚国形成了居高临下之势。此时的楚国要想打破僵局,有两种途径可选:要么趁着秦国在短期内无法完全收服巴蜀民心,迅速与之决战;要么就是楚国自己也吞下一块极具地缘潜力的土地,拉近与秦国的差距。第一种方法楚怀王已通过丹阳、蓝田两次战役尝试过了,可惜功败垂成。楚怀王决定尝试第二种方法,他的目标就是越国。

可以说,楚怀王的战略判断相当准确。既然无力在西部与秦国争夺四川盆地、也难以北上中原去面对三晋,那么作为战略补偿,其视野自然就瞄准了长江下游。毕竟,如果能顺利灭越,一统长江中下游和淮河两岸,确保东部无忧,楚国的战略优势就将再次显现,且有可能在西部与秦国进行新一轮竞争。

图片 2

楚怀王等待灭越的时机足足等了五年。秦惠文王死于蓝田之战后第二年,秦武王继位,将主要精力转向三晋地区,他多次发动大规模攻伐战,与韩、魏二国逐渐交恶。这在极大程度上缓解了楚国的压力,楚国得以休养生息。

公元前307年,秦武王举鼎绝膑而死,秦国陷入内乱。一年后,楚国瞅准时机,利用秦、魏、韩三国无暇南顾之机,完成了战略上的逆袭,一举攻灭了越国,一统长江中下游以及淮河两岸。楚怀王灭越,时机把握之准、攻击速度之快,体现了大国君主的风范。

在战国中后期激烈的生死争夺中,是没有弱者的生存空间的。所以,无论是蓝田之战的果决,还是灭越之役的敏锐,楚怀王的表现,都称得上可圈可点。

然而,如此有战略眼光的楚怀王,为何会被张仪用六百里土地的说辞轻易蛊惑呢?其实,与其说楚怀王愚蠢,倒不如说他太急功近利。

张仪允诺给楚怀王的六百里土地,可不是一般的地方,而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商于之地”——秦昭襄王约楚怀王见面的地点武关,正是商于之地的南大门。这块土地之所以重要,是因为这里是秦国的死穴所在。

图片 3

丹江通道是沟通关中平原与南襄盆地的战略通道,武关将这个通道一分为二,楚有其南,秦占其北。秦国控制着丹江通道北半部的入口——武关。后来,刘邦就是穿越了丹江通道最终一举灭亡秦国的。因此,丹江通道实乃秦国的命门所在。这就不难理解,当初张仪用商于之地游说楚怀王的时候,楚怀王为何会动心了。

因为他已经准确地判断出了商于之地的战略价值。假使秦国是个守约的国家,楚国拥有商于之地后就会打破战略平衡,灭秦的概率就会极大增加。一旦能灭秦或者重创秦国,强国格局就要被重写。而且楚国自成大国,也无须忧虑如何与周边小国结盟了,齐国和三晋的态度,更是不会被楚怀王放在眼里。

所以说,楚怀王并不愚蠢,他是急功近利,以至于忘了兵不厌诈这个简单的常识。在那个群雄逐鹿的时代,“失信”二字本就是兵家毫无介怀的。也可惜了一代军事枭雄楚怀王因此留下了昏庸、愚钝的骂名。

然而,随着自己读历史越来越多,特别是综合各类史料再去回顾这段历史,就发现楚怀王并不是一个传说中的愚蠢之君。他能够在新败之后偷袭秦国,一度攻入关中险些得手灭秦;能够在秦国率先灭掉巴蜀苴三个国家取得战略优势之后,一方面筹建巫郡将秦国封死在长江上游,另一方面恰当地选择了秦武王“举鼎绝膑而死”的时机,一举攻灭越国,拓地千里,重新拉平了与秦国的战略地位。

这样一位有战略格局的君王,就算是收到小人迷惑,怎么会做出与齐国这样的战略盟友绝交的蠢事呢?张仪忽悠楚怀王的商于之地到底是一块什么样的土地呢?

潇洒哥常说,读历史如果不看地图特别是不看地形图,就会受困于史书的文字。直到潇洒哥找到了准确的商于之地的地图,这一切难题终于迎刃而解。

这块商于之地从表面上看很平常,丹江横贯其间,是一块狭小的山间盆地。从体量上看,远不如秦国占据的汉中盆地和楚国占据的安康盆地体量大。但是,如果放在秦楚争霸的大视野去看,这块土地的战略价值就太大了。

最近几天,潇洒哥反复提到一处战略通道的名字——武关道。实际上,商于之地正是武关道的核心部分——从武关到峣关的战略空间,在现如今的行政区划图示中,这块地方是陕西省商洛市。

上面这张图就是陕西省商洛市行政区划图。这种图害人不浅,单看这张图根本看不出武关道的战略价值。还得回过头去看之前的地理地形图。

丹江水在靠近武关的地区,突然拐了一个弯之后再继续东南而行,别看拐了一个小弯,这一拐就把丹江引入到了秦岭的深山峡谷之中了,如果不铺设足够的栈道,就无法通行过往的行人旅客。而大自然是奇妙的,在武关之东,偏偏另有一条峡谷直通南阳地区,因此武关与峣关之间,是丹江谷底,而武关之外则是一条山谷。也许数十万年前,这条山谷曾经是丹江的故道也说不定。

不管怎样,在秦楚两国争霸的时候,双方是势均力敌的。沟通关中平原与南襄盆地的战略通道以武关为界一分为二,楚有其南,秦占其北。

因此,当张仪用商于之地忽悠楚怀王的时候,相信楚怀王是真动心了。毕竟在秦岭腹地,山高谷深的地形中,能够占有这样一块足以自给自足的地区无疑对于楚国而言是很有战略意义的。即使峣关仍然在秦国的手中,相信自信满满的楚怀王也有足够把握一举攻入关中。

从事后的蓝田之战看,楚国是有实力先破武关,迅速穿越丹江通道后,再破峣关,进而与秦国在蓝田决战。历史上真实的蓝田之战,楚国一来长途远袭,过早地暴露了战略意图;二来通过敌占区的丹江通道,即使不被骚扰,也早已兵车困顿,锐气已尽。如果是楚国占据了商于之地,那么就可以迅速攻破峣关,充分利用战略突然性,不给秦国集结部队的时机,即使不能灭秦,但对秦国也始终拥有巨大的战略优势。

图片 4

因此,楚怀王正是觊觎商于之地的战略地位,才听信了张仪的谎言,他不是蠢,而是贪、是狂。正因为楚怀王过于自信、过于有野心,才利令智昏,被张仪耍弄了一番。

至于说到张仪为什么许诺的是商于之地,而不是其他地方,可能以张仪的智慧,早已洞悉了秦楚之间的战略平衡,如果不能搔到楚怀王的痒处,以楚国君臣的智商是不会那么轻易就范的。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