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诸国伙同200余家西方公司蚕食我国油气资源,应划军事禁区揍它

近日有外媒报道,菲律宾正在加紧寻求开发南海海底油气资源。发起对11个油气区块勘探权的招标。这其中包括了跟我国存在领域的礼乐滩区域。于是有菲律宾医院提议创建所谓的南海研究中心,为保卫和推动菲律宾在南海的权益建言献策。特别就如何利用开发该地区的资源制定计划。而越南军方这两天也在准备同菲律宾军方在南海的一些岛屿上,开展所谓的球类体育联谊活动等等。为什么菲律宾对争议海域的油气资源紧盯不放。从事不仅是政治上,也是军事上同越南越走越近。接下来我们就这个话题继续请教二位。首先滕老师您觉得菲律宾在这个油气田这方面的动作又说明什么?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于冬发自北京
中国南海自古就是一个神秘而富饶的地方。据中国国家海洋局统计,南海能源储备可与波斯湾媲美,至少蕴藏有367.8亿吨石油,
7.5万亿立方米天然气。

专家观点:菲律宾石油招标难成气侯

  正是垂涎于此,南海周边国家伙同西方石油公司,正不断蚕食我南海油气资源,并且呈现愈演愈烈之势。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 滕建群:

  《菲律宾商报》8月15日透露,菲律宾政府已批准与英国Forum
Energy公司合作勘探中国南沙礼乐滩附近的油气田。对此,中国驻菲律宾大使刘建超警告称,“这将被视为侵犯中国主权,将会导致地区关系再度紧张”。

它是两手,一个是油气,另外一个加强越南的军事合作。在油气上,公布了11个区块,这不是第一次公布对外招标的区块。在2012年的时候,菲律宾也拿出了几个区块,当时过来打听,包括国际上已经知名的美国的公司,还有法国的道达尔公司都过来问。它总共有38个国家和地区的石油勘探公司过来打听。结果最后招标的时候,2012年7月份指标的时候只有六家公司,而这六家公司都是菲律宾自己的。为什么外国不敢进,国际公司一个是投标时间比较长,一个是七八年要投多少个亿美元,所以这些国家不太敢过来。比如在礼乐滩的这个地方,现在探明的石油储量,可能达到30亿到50亿,而菲律宾现在的这个国内的石油储量才不到两亿。这个差这么的大,对菲律宾来说具有很大的诱惑。天然气也是这样的,天然气可能达到556亿立方米,那么大块,所以光礼乐滩这一块地方,就够菲律宾的吃上多少年。它一边把南海岛礁争端推向国际化,另外一方面也加强石油勘探。但是现在能够过来投标的寥寥无几。这样也是这样一个问题。尽管11块,但是真正能够吸引到外国公司的确实对菲律宾来说非常难。更重要的一条,中国在这个地区,显示它的主权。因为它在黄岩岛的南边,在仁爱礁的北边,所以很近。

  不过,西方公司近期计划参与的和南海有关的项目,还不仅仅是菲律宾这一个。据《国际先驱导报》近日得到的一份西方某知名石油公司的内部调研报告显示,目前西方各大石油公司正加紧公关活动,目标是南海地区27处正在勘探或待建的开采项目。

正在评论:菲欲在争议水域开发油气资源

  200多家西方公司染指南海

宋老师,菲律宾是不是也在有点趁火打劫的意思,因为毕竟奥巴马访问,它也拿到了一些底牌,也得到了美国的撑腰,再看看越南在那闹的也挺欢,是不是有这个含义在里边。

  深夜的南海海域,钻井林立,灯火通明。

专家观点:菲律宾于美国互为最后一根稻草

  “20多年前,那里还是漆黑一片,是渔民打渔的好地方。”面对本报记者的采访,海南省三沙市一家渔业公司的经理崔思义满腹苦水,他气愤的是,中国渔民的传统渔业海域如今布满了外国公司的钻井平台,如果靠近,则会遭遇外国军舰的强力驱逐。

菲律宾和美国互为最后一根稻草。其实它们两家也是东盟国家唯一签有双边共同防御条约的国家。美国也很看中它,2014年,现在国会还没有批对外援助当中,菲律宾确实拿到了一大块。而且前一段奥巴马去了还签了,双边加强防御协议,可以更多的军队驻进去,访问。在这种情况下,菲律宾也急于转移国内的视线,第一季度经济比预期的下滑。刚才滕老师说的那些石油在那,菲律宾确实自己没有能力开发。因为海洋石油开发风险是非常高的。我们看到越南有一千多次来撞我们这个东西。

  崔思义的所见所闻,在那家西方知名石油公司提供的报告里得到印证,该报告显示,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文莱、印尼等南海周边国家,已经与埃克森-美孚、英荷壳牌等200多家西方公司在南海海域合作钻探了约1380口钻井,其中大约八九成位于争议海域(即中国南海海域)。

主持人:1200次,太猖狂了。

  而中国社科院世界政治与经济研究所国际战略室副主任薛力在其为媒体撰写的一篇文章中也指出,其他国家已经从许多国家招来200多家公司,在南海钻探了1000多口井,年石油产量达5000万吨,这远远超过了中国大庆油田4000万吨的年产量。

因为南海的气候只有3月份到10月份之间,这一块地方适合勘探。外国公司进来,在跟中国有争议,中国又来执法船,你在弄,本身开采期就很短一年的时候,有风浪,菲律宾岸上的基础设施又很差,人家还要投油码头这些东西。因为外国公司来了,一定是要吃分子油的,是要占这个股份的油井,将来不是说我帮你开完,你给我钱,然后这油算你的,不是这样。这种情况下,菲律宾主要还是利用了美国把它作为跳动南海的一个杠杆,一根稻草。同时,现在东盟这些国家虽然越南跟中国闹,但是也没有闹到跟菲律宾的样子,它也是拿着美国这根稻草。因为东盟现在跟中国的贸易上升的非常快,它只有这件事来搅局。它就猛盯着,包括今天菲律宾总统也在说,中国又弄三个礁在那建什么东西,它就这件事,除了这件事它没有别的可说。要不就是国内的经济不好,要不然美国给你什么东西,这没有意义。

  被崔思义视为南海“吸血鬼”的这些外国钻井平台,外界难以窥其全貌,因为南海周边国家以及介入的西方石油公司对此讳莫如深。但本报记者获得的如下信息,足以说明南海周边国家掠夺我油气资源的严重程度。

正在评论:越方已冲撞我公务船过千艘次

  越南是较早掠夺我南海资源的国家。上世纪70年代,越南就与苏联合作开采了头顿地区东南150公里处的白虎油田,最高年产量足有540万吨,但由于苏联技术落后,导致海水侵入了贮油层,油田被毁坏。随后,越南改与美英等西方石油公司合作。

滕老师,刚才宋先生说到越方在冲撞公务船数量达到1200次,我们今天外交部发言人洪磊也反映了,这是挑衅,但是我想请您跟我们分析一下,这有点太明目张胆了。因为1200次,一天得撞多少回,越南人想干什么?

  新加坡东南亚研究所2008年的报告表明,自1978年以来,越南先后与日本、苏联、美国、俄罗斯、法国、英国、印度等国的数十家石油公司签订了勘探和开发合同,招标区域有120多处,几乎覆盖了中国整个南沙和西沙海域。其中,越南在我南沙海域的青龙、白虎和大熊是最主要的3个油田,年产量都在500万吨以上。

专家观点:越方冲撞公务船只为制造国际纠纷

  马来西亚则是在我南海开采油气资源最多的国家。目前,该国在南海的石油年产量超过3000万吨,天然气近1.5亿立方米。南海其他国家则紧随其后,在南海油气开发上毫不逊色。

越南有一个理由,拿着国内法,套南海的纷争。因为我们知道2012年4月份越南国会通过了一个海洋法,把整个南海全划为它所有,这个是它国内的立法问题,这个撞船,他们从国内的角度来说,按照这个法律来说。

  油管后面有“炮管”撑腰

主持人:但是国内法不国内法,越南自然心里明白这个地方。

  崔思义不止一次目睹这些矗立于海上的“吸血鬼”,他向本报记者描述说,“周围海域有军舰巡航,空中不停有直升机飞过。但是他们的钻井平台本身倒不张扬,上面几乎没有任何国家或公司的标识。”

从越南的民族个性来看,从70年代,1988年到现在跟我们大国来正面冲撞。这个也显示出它的冒险精神。比如说1988年,当时我们正在南海工作,也看得很清楚。实际上我们在赤瓜礁冲突起来,打起来之前,我们在永暑礁、在鬼喊礁、华阳礁我们都有过对峙,但是最后在赤瓜礁越南开枪,双方打起来了。在那种背景下,双方发生冲突升级,这个可能是是很大。包括这一次,越南也是在铤而走险。

  厦门大学南洋研究所李金明教授把这种做法称为“油管子连着炮管子”,他说,先是武力占领,然后在军舰的保护下进行油气开采,“这是南海周边国家侵犯中国南海主权的套路。”自1988年3月14日中越“赤瓜礁冲突”以来,除文莱外,菲律宾、越南、马来西亚等国都直接派军舰保障其海上油气田的安全。

主持人:它铤而走险,您觉得会不会再重蹈以前的事呢?我信它要真开枪,我们中方肯定会回击它的。

  除了军事保护,南海周边国家在油气资源开采上还采取了打“擦边球”的做法。李金明教授指出:“为了避免过度刺激中国,它们开采的油田通常会选择在断续线边缘上。”例如,越南在南海的9大油田中,只有位于万安滩的青龙油田完全在中国断续线内,大熊油田则稍微靠近断续线。

我们的准备还是比较充分。比方说我们的执法船,远处还有海军的军舰在边儿上。空中,我们派出侦察机、预警机,战斗机过去,只要对现场进行一个有利的掌控。因为在这个地区应该是在我们比邻区之内,24海里之内,现在进来的话,现在有一个很怪的现象,我们走访南海的渔政、海监。它就讲,越南现在基本上是所谓的以两艘为编队进入到我们的西沙海区。表面是是打鱼,但是每次扣它一艘船,放它一艘船,放这人,越南所谓的渔民,还跟我们招招手,回去再拿一艘船,就是政府再奖励一艘船。实际上这些行动,所谓的渔民,应该是打引号的“渔民”。他过来在这个地区制造一个国际纠纷,告诉国际社会越南和中国在南沙海区和西沙海区都有是有争议的,引起国际上的介入。希望通过相互撞船或者相互干扰来把国际社会,包括南海之外的势力引入这个区域,引入到这个海区,使这个趋势更加的复杂,从而干扰我们正常的维权行为。

  区域内外联手制衡中国

主持人:它应该从大局来讲,它应该有一个底线吧。

  “南海国家与西方石油公司合作,如同草船借箭,既有经济、技术上的原因,更有政治上的考虑。”李金明教授指出,海上石油开采是一项高风险、高技术和高投入的产业,越南、菲律宾等国家选择与西方大石油公司合作开发油气田是很现实的考虑。

现在应该没有这个底线,所以这么短时间撞了一千多次。这也是给我们提出了一个严峻的挑战,怎么样真正保证我们的石油平台,是让它撞,还是划定一个军事禁区。

  英荷壳牌公司的一份市场评估报告为此提供了佐证。目前,在海底每钻井1米需要1万至2万美元,海上钢结构钻井平台每平方米则需3万美元以上。建设一个中型海上油气田,就需要至少5亿美元。无疑,南海周边国家无力独自承担如此高昂的海上开采成本。

主持人:我们一定要做好最坏的准备。

  李金明同时指出,拉拢西方石油公司“入伙”,背后也有越南、菲律宾等国家将“南海问题国际化、复杂化”的政治考虑。西方国家在得到经济利益的同时,必将在南海问题上起到制约中国的作用。

滕建群:划定一个禁区,你进来,我就揍它,这样一些做法。

  西方向中国打“南海牌”的企图已经显现。“美国之音”8月16日报道,美国参议院外交常设委员会8月15日举行听证会,探讨美国在南海问题上“应当扮演积极的角色”、“反对任何恐吓美国公司的举动”。该议案的重要推动者吉姆·韦布曾是越战大片《野战排》的故事原型,他曾被曝与埃克森-美孚等石油公司联系密切,而埃克森-美孚与越南、菲律宾合作开采了我南海多处油气田。

正如我们外交部的发言所说的那样,中国最不希望看到自己的周边包括东海和南海地区出现任何的动荡。但是对于小数国家肆意侵犯中国主权和权益,蓄意的破坏海上的和平稳定的这样一种挑衅行动,中方也将予以坚决的回应。

  中国未产一桶南沙油

  南海争议海域的“共同开发”正如火如荼。然而,中国至今却没有在该海域产出一桶油。

  尽管1957年4月,南海莺歌海上闪动的勘探火苗曾让全中国为之一振,但1965年南海纠纷后,中国主动将海洋石油工业重心由南海转到了渤海。

  中国社科院世界政治与经济研究所国际战略室副主任薛力向《国际先驱导报》指出,这是两方面原因造成的,一是中国海洋开发能力不够,存在技术、资金和组织管理上的瓶颈;另一方面,中国的海洋战略也是在“摸着石头过河”,需要不断调整。

  据介绍,全球能够在水深300米开采油气的企业不足20家,在3000米海底开采石油的企业更是凤毛麟角,而南海平均水深达1200多米。直到2004年,中海油才掌握了部分深海勘探开发的技术。

  薛力同时透露,中国国内石油产业的垄断局面也制约了南海开发。“中海油几乎垄断了海上油气专营权,中石油是‘旱鸭子’,下海没有海外开发权,现在顶多只能在浅海区域捣鼓。”

  其实,中国也曾有过与西方公司联合开采南海争议海域油气资源的尝试。

  1992年5月,中海油与美国克里斯顿能源公司签署了“万安北-21”合同。5年后,当克里斯顿能源公司依照合同在南沙群岛西部万安滩附近海域进行勘探时,却遭到了越南政府的抗议,电缆、管道等也遭到破坏。随后,中越两国陷入“口水战”“外交战”。1997年4月1日,中国政府主动把“勘探三号”船及拖船撤离了万安北海域。然而,越南后来却不顾中方的反对,执意与美国埃克森、英国BP石油公司等合作开采我南海油气田。

  对此,薛力指出,“中国之所以没有做出针锋相对的反应,主要是出于大局考虑,并不是没有能力组织区块招标联合西方公司开采。”

  多重因素增加南海维权难度

  “我退他进”的局面,令中国提出的“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主张形同虚设,南海周边国家实际执行的是“搁置与中国争议,共同与西方开发”。     在既成事实的基础上,南海国家才敢于跟中国叫板。李金明教授认为,相关国家在开发我南海资源的过程中获得了大量外汇,再用这些外汇购买武器装备,反过来再强化对我南海海域的侵占。这事实上已经成为南海国家掠夺我海域的具体思路。

  李金明教授还指出,“越南、菲律宾等南海周边国家通过与西方石油公司的合作,把美国的利益和军舰都拉拢过来,以形成对中国外交和军事上的掣肘。”

  无疑,这些都增加了中国在南海维护主权的难度。甚至有悲观者认为,中国已经不可能再拿回那些美丽的南海岛礁了。(来源:国际先驱导报)

  推荐《国际先驱导报》博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