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早汉字的产生,5000年古字你觉得该念啥

 

日前,济南市考古馆展出泰安市宁阳县于庄东南遗址出土的带刻画符号的大口尊,这件近年来大汶口文化首次发现、同时也是鲁中地区大汶口文化核心区域首次发现的带有刻画符号的大口尊,堪称国宝重器,对研究该区域的文明发展、大汶口文化时期的文化传播以及中国早期文字起源具有重要意义。记者
许倩

研究文字起源的学者认为最早的文字应有两个来源,一个是图画,另一个是记号。而后
者是更早的。由这两个来源所造的字就是象形字和指示字。

摘要:中国古文献记载的最早的定季节的方法是观测正午日影和黄昏中星。陶寺观象台展示了观测日出方位定季节的古老传统的遗迹。从认知科学史的角度看,观测日出入方位确定季节一定早于观测正午日影和昏旦中星,只是这一段历史已经延伸到文献记载和中华文明的记忆范围之外。大汶口文化出土有由太阳、云气和山峰组成的象形文字,考古学上认为大汶口文化为太昊和少昊族文化。太昊和少昊属于古史的传说时代,在天文学发展史上,可能正是观测日出入方位定季节的时代。越是在早期天文学与文明的其他方面结合越紧密,大汶口文化出土的符号文字当是既代表日出形象又指“昊”字。从古文献中还能找到这一时期宇宙观的若干遗迹。

图片 1

据考古学家发现,我国最早用刻画符号记事产生于仰韶文化早期。在它之前的老官台文化发现了彩绘符号,这些彩绘符号
画在了一些钵形器的内壁,大约有十余种,有的像连续的水波或折线,有的只是单位的符号
。这些彩绘符号都具有一定的记事意义。而图画文字最早则见于大汶口文化晚期》

关键词:大汶口符号  陶寺观象台  天文学起源  太昊  少昊

泰安市宁阳县于庄东南遗址出土的大口尊

大汶口文化是黄河下游地区的新石器时代文化,因1959年发掘的山东省泰安县大汶口遗
址而得名。大汶口文化分布在山东省、江苏北部、河南东部一带,显示了新石器时代当地原
始人类的社会经济文化生活状况。大汶口文化的居民在前人刻木、结绳记事的基础上,开始
使用一种刻在陶器上的最初的文字。大汶口文化中使用的陶文,时间上早于殷商时期的甲骨
文。从笔画形体上看来,甲骨文又继承了陶文的某些造字方法,因而,陶文成为迄今为止我国发现的最早的图画文字。

 

图片 2

到目前为止,在大汶口文化遗址中共发现了九种符号,其中有六种已可解释、译读。宁
阳堡头出土的一件陶背壶上有一个用朱红颜料书写的笔画复杂的文字,释读为“奉”字,意
即花朵的象形文。莒县陵阳河遗址出土了四个灰陶尊,尊口沿下面相同的部位上分别刻有形
状各异的文字符号。这四个字,有两个为象形字,一个象柄的大斧,释为“钺”字”;一个
象短柄的锛或锄类,释为“斤”字。另外两个类似会意字,有人认为是同一个字的省体和繁
体的两种写法。一个字为小舟或山上顶着太阳,释为“旦”或“呈”;一个字为在上字的下
面再加了一座五峰的山,释为“炅”或“岳”字。从陵阳河向东二百华里的渚城前寨上发现了一块陶器残片,上面刻画后并涂朱红颜色的文字与陵阳河陶文中的“呈”或“岳”字的结
构完全相同。由此可见,这些笔画工整、繁复多样的陶文,在当时己经具有相对规则的结构
并趋于固定化,而且相同的字反复出现于不同地点,写法则像出于一人之手,可能是文字使
用比较普遍的缘故。

 

出土大口尊的灰坑

莒县大汶口文化遗址中又出土了一些新的陶文资料,共出现了四种新符号。有一种好像
在一方形土块上树立植物之形,释为从木从土的“封”字。有三种符号目前尚不能解释:一
种由四个弧形向心的笔画组成,呈四角尖锐的长方形,这种字在甲骨文、金文中经常出现
,作人名或氏族铭文。一种像长颈有肩的容器,里面填塞小圆圈,涂上朱红颜色,带着某种
神秘的气氛。最后一种形状相当复杂,上部中央为一高颈有肩的容器,容器放在两旁有草叶
模样的双层托盘中,下部为一个盆状的容器。

1    汶口刻画符号文字

意外发现完整大口尊

关于这些图画文字的性质,在学术界存在着不同的看法。有的认为这己是文字,有的认
为尚不是文字。主张己是文字的又有尚属初步发展和己属比较进步的文字之别;主张不是文
字的也有程度不同。有的认为只是原始记事范畴的符号或图形体系;有的认为与后来汉字形
成有很大关系,是一种原始文字,原始的象形文字、图画文字或象形符号。从现有全部资料
来分析,后一种看法是比较有说服力的。

   
在大汶口文化中,发现了多种刻画符号,因为这些符号可能与文字的起源有关,所以引起学界高度关注。其中最先出于山东莒县陵阳河和大朱家村的约5000
年前的一种刻画符号文字(封二)受到了最多的重视。这个符号基本有两种写法(图1)

作为记录和传达语言的工具,文字最早的出现形式是在新石器时代陶器器壁上较为原始的刻画符号。日前,济南市考古馆展出一件带有刻画符号的大口尊,这件鲁中地区大汶口文化核心区域首次发现的带刻画符号的大口尊,是在发掘过程中的偶然发现。

首先,这些刻画的图形虽然有一些与实物十分相像,但并不是一般的图画。否则就不会
专选某种器物如陶大口尊,在专门的部位,用同一种刻划方法来做。况且有些图形己有相当
程度的抽象化,笔道简练,其结构又有一定的规律,成为一种互有联系的图形体系。所以它
是可以记事和传递信息的符号是没有问题的。

    
第一种(图1a)较第二种(图1b)下面多出一个山形图案。这个符号后来也出土于山东诸城前寨遗址和安徽蒙城尉迟寺遗址,湖北石家河文化的肖家屋脊遗址也有类似符号出土。该符号有时以略加变形的形态出现。

去年,为配合宁梁高速建设,济南市考古研究所对占压区域的宁阳于庄东南遗址进行考古发掘,300平米的探方中发掘出了众多陶器和瓷器残片,包括距今4000多年的龙山文化时期的泥质黑陶高柄杯、夹砂红鹤鸟首形陶鼎足,战国西汉时期的板瓦、筒瓦、盆、罐等以及唐宋时期的瓷碗碎片,遗址内出土器物时间跨度很大。

当然,文字也是一种可以记事和传递信息的符号。它与非文字符号的区别,不仅是信息
载荷量极大,而且是以记录语言为特征的,是语言的符号化。非文字的符号则不能担负这一
职能。现在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大汶口文化的图画文字已能记录和传递语言,因为我们现在所见的都是单个的图形,无法表达完整的句子,而语言是以句子为基本单位的。

   
多数研究者认为这一刻画符号是早期文字,此问题目前尚无定论,但该符号多刻画在大型陶器上,有的涂成朱红色,无疑具有某种特定的含义。

于庄东南遗址发掘领队房振介绍,此次发掘基本确定于庄东南遗址为大汶口文化晚期延续至明清时期的聚落遗址,文化堆积丰富。让房振感到惋惜的是,出土的器物多是残损的碎片,完整的器物很少。然而,随着发掘工作的不断进行,考古人员竟有了意外的发现。

任何文字的起源都应有一个过程。汉字的基本特征之一是一字一音,但商周时期的甲骨
文和金文中有不少合体字就不是一字一音。再早一些,很可能是纳西族的东巴文那样一字数
音。九个点可以念成“九粒沙子”,九个椭圆圈可以读成“九个鸡蛋”,不是单有一个“九
”的数目字再加表事物性质的字如沙子、鸡蛋等。事实上这种字在表达语言时有很大的不确
定性,只有经师代代相传才能念得出来。大汶口文化的图画文字在造字方法上似乎同东巴文
更为接近,因此它应该是接近早期文字而尚非成正式文字的一种图画文字。

较早对这个符号提出解释的于省吾认为:“这个字上部的、象日形,中间的 、象云
气形,下部的象山有五峰形。……山上的云气承托着初出山的太阳,其为早晨旦明的景象,宛然如绘”,“这是原始的旦字”。
邵望平基本同意“旦”字说,认为下面不带“山”
的是“旦”字,下面带“山”的或许是从旦的另一个字。

随着发掘不断深入,考古人员在遗址内的灰坑中发现了一件完整的“大口尊”。“带有刻画符号的大口尊多出土于大中型墓葬中,形制、位置突出,带有明显礼器色彩。”房振告诉记者,此件大口尊出土于遗址中部偏东的灰坑之中,对研究大口尊的性质和用途提供了新材料。

文字的生成是中华民族文明得以传延的保障,也是文明迈向新的境界的必要条件!

   
唐兰认为这是“炅”字,“两个较繁,上面刻画着太阳,太阳下面画出了火,下面是山,
而另一个字却只在日下画出火形,把山形省略,因此,跟后来的‘炅’字完全一样。”
唐兰
又认为“炅”字即“热”字,它是“代表一种语义的意符文字”。李学勤基本认同唐兰的观点,认为表示“日”的圆圈下面的符号为“火”。

象形符号解读多样

    ……

大口尊是新石器时代晚期广泛分布于长江、黄河中下游的一种典型陶器,在良渚、仰韶、大汶口等诸多文化中均有发现。这件让考古人员感到震惊的大口尊,口径32厘米、高62厘米,一侧腹上部刻有神秘的符号。

 

房振介绍,带有刻画符号的大口尊主要发现于大汶口文化晚期和石家河文化时期。“据不完全统计,大汶口文化晚期共出土带刻画符号的大口尊30余例,其中完整器20余件,主要集中于山东莒县和安徽蒙城两地。”

   
全文阅读

而关于该符号的解读,目前学界也存在不同的意见。“这些刻画符号的具体含义有不同的解释,主要有图像文字或原始文字、天象历法符号、自然或生殖崇拜符号、祭祀符号、氏族标记、器物和生活场景摹画等。”房振告诉记者,“目前被释读为‘旦’‘炅’‘炅山’‘炟’等不同文字,或者解释为‘日火山’‘日月山’‘日鸟山’‘日云山’等不同文字的合体。”

 

有的学者认为这是早期的文字;有的认为这是自然或者图腾符号,但不是以单一文字的形式,而是以不同文字的合体形式呈现;还有学者认为刻画符号展现了远古人的阴阳观念,是太阳与天地阴阳合一的显示。

(作者:徐凤先  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北京
原文发表在《中国科技史杂志》第31卷  第4期)

房振介绍,于庄东南遗址出土的这件大口尊是近年来大汶口文化首次发现、同时也是鲁中地区大汶口文化核心区域首次发现的带有刻画符号的大口尊,对研究该区域的文明发展、大汶口文化时期的文化传播以及中国早期文字起源具有重要意义。1969年大口尊在北京展览后,引起了古文字学界的关注,它的名字从此在国内外广为流传。人们一说到“陶文大口尊”都肃然起敬,因为它是中华5000年文明史的物证。

 

具体用途有待于进一步检测

 

房振告诉记者,根据学界研究,大口尊的功能主要有酿酒器、粮食加工器、特殊盛器、生殖崇拜、丧葬仪器、祭祀礼器等不同观点。那么,在灰坑中发现了这样一件完整的大口尊,究竟是做什么用的呢?

根据出土的位置和发掘情况,房振推测,这件大口尊不同于此前大中型墓葬中出土的同类器。“一般灰坑中出土的都是废弃的东西,此次出土大口尊的灰坑内还发现少量陶片,并未发现其他具有礼器性质的完整器物;同时结合周围区域也未发现与祭祀相关的遗迹,这件大口尊有可能是聚落搬迁时落下或者埋在这里的。”

房振告诉记者,这件大口尊的用途有待于进一步的检测。“可以通过对大口尊内的残留物进行检测来判断其用途。如果没有盛放东西的话可以检测出来,酿酒和祭祀用酒的检测结果也会有所不同。”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