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班西善桥发现南齐贵族墓葬,上千庄稼汉盗掘文物

图片 1

位于南京西善桥发掘的明代墓葬的墓门已经打开,出土的墓志显示该墓的主人张赫曾被朱元璋封为航海侯,由于已遭到盗墓者两次“光顾”,该墓室已没有太多陪葬品,考古者只发现了一个永乐年间的梅瓶及零散文物。

西善桥明墓墓志出土,大墓中沉睡着明代海军司令

近日晨报报道了在西善桥小刘家村一处拆迁工地挖出一座大型明代墓葬,昨日,一合青石墓志被南京市博物馆考古人员挖出,根据记者在刘家村的采访,这座明代大墓的主人直指明代安远侯柳升家族。

据负责此次发掘工作的南京市博物馆考古部工作人员岳涛介绍,大墓长10米、宽4米、高3米,是一座600年前“单室券顶短甬道砖石墓”,从南向北,有墓道、墓志、封门墙、甬道、石门、墓室六部分。

搬运墓志、拆除封门墙、打开墓门、进入墓室勘测、抽水……昨天,在位于西善桥的考古工地上南京市博物馆考古队的工作人员们忙得不可开交。持续了一个多月发掘的明墓终于进入了最关键的时刻。

墓志墓前被铁箍挡着

考古队员在清理墓室顶部时,发现墓顶中部和后部有两处直径约1米的盗洞,有重新填砖的痕迹,盗洞下方有一堆约20厘米厚的积土,上面留有脚印,另一个盗洞下面则没有任何积土。考古队员在打开墓门后,抬出了两块百斤重的墓志,墓室内除了一些骨骸和棺材板,看不见什么陪葬品,就连墓室后两个壁龛也空空如也。

两块墓志重百斤

记者昨天下午赶到西善桥考古现场时,一合青石墓志已经出现在这座明代大墓的封门墙口。南京市博物馆考古队员岳涌介绍,上午他指挥考古工人清理封门墙周围泥土。在工作中,一位工人挖到了一块硬邦邦的石头,他马上意识到这里有墓志。考古工人在周围仔细铲泥土,一合正方形的青石墓志才显露了出来。“这合墓志是由两块青石组成,墓志上的文字被遮挡住,并且用铁箍束缚了。因为到下午我们才清理完墓志旁泥土,所以到现在我们还没有打开铁箍,无法看见这合墓志中间的文字。”市博物馆考古队员岳涌向记者解释。墓主“非王即侯”今年57岁的西善桥街道居民季年春对于这一带的环境非常熟悉,他表示这里埋葬着一个明代的“大人物”,确实在离该座明代大墓30多米远的一处洼地。在洼地上,记者见到了两座倒卧的石马。季年春表示,明代能够在墓道前享受石刻的官员,一般都是“非王即侯”。墓主可能姓柳西善桥街道张士林老人说,这个村庄叫小刘家村,翻过山岗,对面是大刘家村。但这两个村庄本名却不姓刘,而是姓柳。在解放前,这里叫做柳家村而不是刘家村。1953年华东文物工作队在宜兴市“周墓墩”发现西晋名将周处墓;2006年在江宁上坊“孙家坟”发现东吴孙权家族墓。难道柳家庄的主人会姓柳吗?在明代的王侯中,是否有一位姓柳的人呢?安远侯葬在安徽南京一位明史专家查阅了《明史》发现,明代王侯中姓柳的惟有一人,那就是赫赫有名的安远侯、死后被追封融国公的柳升。北京社会科学院博士后柳艳舟正是柳升的后裔。据柳艳舟介绍,他的家谱中记载柳升死后葬在安徽安庆府怀宁县柳林,并不是安葬在南京。但是他有两个后裔曾经埋葬在南京,这两个人分别是柳珣和柳震。柳艳舟表示,从他的判断来看,这座明代大墓的主人很有可能是柳升后裔安远侯柳珣或柳震。大墓清完泥土后发现曾遭盗扰此外,昨日,考古队员还在清理墓顶时却发现了盗洞。据考古队员反映,盗洞是在他们清理墓顶泥土时发现的,盗洞起初被明砖所覆盖,但是仔细观察后可以发现盗扰的痕迹。经过分析,这很可能是盗墓贼在进入墓室偷窃完陪葬品后又用砖头把洞口覆盖,造成一种墓室完整的假象。

据岳涛介绍,出土墓志由两块厚10多厘米、宽60多厘米的青石板拼合而成,外面用铁箍固定,里面则是用阴刻手法刻制的墓主人身份、生平等,尽管掩盖在淤泥之下,但是“航海侯张公讳赫”、“凤阳临淮人”、“恩国公”、“谥庄简”等关键词都一一显露出来。墓主人就是明初朱元璋的爱将、恩国公———张赫。

清晨7点,发掘现场隔离线之外已经密密麻麻挤满了围观群众。“这么有价值的文物必须快速运回馆内。”现场一位考古专家说。

安远侯柳升家族

据《明史》记载,明初沿海倭寇肆虐,朱元璋选择了跟随自己戎马一生的张赫负责解决倭寇问题。而张赫也不负皇帝重托,率军追打倭寇,擒获了18名倭寇首领,俘获十余艘敌舰。从此,沿海又恢复了平静。

墓志由两块厚十多厘米、宽六十多厘米的青石板拼合而成,外面用铁箍固定,里面则是用阴刻手法刻制的墓主人身份、生平等,这样做就可以确保墓志上的字不会被风化、腐蚀。

在清代张廷玉《明史》记载中,柳升出生在安徽怀宁,从小就和父亲柳仟三骑马征战,追随明太祖朱元璋、明成祖朱棣。柳升一生五次扫北、驱除倭寇、征安南、镇宁夏、平山东、建北京,立下赫赫战功。永乐六年封安远伯,2年后晋升为安远侯,子孙世袭。宣德二年,柳升与黔国公沐晟一同出征黎利,遭到敌军埋伏,中镖身亡。死后,柳升被追封为融国公,自柳升、柳溥、柳承庆、柳景之后世袭安远侯之爵的还有柳文、柳珣、柳震、柳嗣忠、柳懋勋、柳祚昌。柳升封安远侯之后,其父柳仟三、祖父柳鼎一、曾祖柳森获赠安远侯,因此柳氏获封安远侯的一共有十三代。

南京市博物馆华国荣告诉上海东方早报记者,该墓葬是在今年春节前两天拆迁时被发现的,于2月底考古工作正式展开。考古人员向上海东方早报记者透露,盗洞并非是在古代被盗。

将墓志取出来并不是件轻松的事,毕竟这是两块重达数百斤的石头。

最后考古队员们想到了好办法——将墓志固定好后,放在从墓坑顶放下的两块木板上,由墓坑顶部的工人将墓志拉出墓坑。

墓志取出后,考古队员立刻用塑料膜将墓志有字的面遮住,八个人将其抬上了早已等候在警戒线外的面包车内,由专人押运回馆。整个过程只耗时一个小时。

明初的海军总司令

记者从早上7点守候在发掘现场,也仅在墓志被搬运上车的数分钟内看到了墓志的部分内容。

尽管掩盖在淤泥之下,但是“航海侯张公讳赫”、“凤阳临淮人”、“恩国公”、“谥庄简”等关键词都一一显露出来。墓主人就是明初朱元璋的爱将、恩国公——张赫。

熟悉明史的人都知道戚继光是抗倭名将,而实际上在明代初年,张赫才是不折不扣的抗倭名将。

据明史专家介绍,洪武初期,倭寇出没在沿海的岛屿之间,经常上岸抢劫,沿海的居民都苦不堪言。

据《明史》记载,朱元璋选择了跟随自己戎马一生的张赫负责解决倭寇问题。而张赫也不负皇帝重托,以海为家,最后,率军追打倭寇直至现在的大洋,并且擒获了十八名倭寇首领,俘获十余艘敌舰。从此,沿海又恢复了平静。

朱元璋封张赫为航海侯,专门负责明王朝的海军,相当于现在的海军总司令。张赫死后还被追封为恩国公,他的儿子张荣也做到水军右卫指挥使。

盗墓贼“帮忙”开墓门

搬走墓志只是发掘的第一步,考古队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开启那扇或许已经关闭了600多年的墓门。

在打开真正的墓门之前,考古队员们还必须得耐着性子“撬开”一道“防盗门”——封门墙。

记者看到,墓门外的封门墙由两层统一规格的明代城砖组成,这些砖基本上都长约30厘米、宽约15厘米、厚约10厘米。不但砖头结实,粘合剂也是明代大型建筑通用的白石灰,这就使得考古队员不得不动用起洋镐来对付封门墙了。

“不过,今天打开墓门的工作比我们先前预测的要简单不少。”现场一位考古专家在看到了封门墙后虚掩的墓门时说,古代大墓门后一般有楔顶石,让人无法从外部打开。但这座明墓在墓顶最薄弱的部分有两处盗洞,墓门已经被盗墓贼从内部打开了。

这样使得今天的考古工作可以更顺利地进行。

大墓底部还有人腿骨

由于大墓内常年积水,所以早在打开墓门前,考古专家就预测墓葬内墓主人的棺椁已经腐烂。当墓门洞开时,这一预测成为了现实。

从墓门外看去,墓室内除了水汪汪的一片外,就只剩下时隐时现的积土。在墓室最东边,三块墓砖上,一截发黄的腿骨在水面外,显得十分扎眼。据专家推测,这根腿骨就应该属于墓主人。

目前,墓内的积水、积土尚未清理完毕,墓室内是否有其他遗物还需要过两天才能知道。不过,从明初的葬制来看,墓室中很可能不会有丰富的陪葬品了。

由于墓志大部分被淤泥掩盖,所以很多未知的历史还有待市博物馆的专家进一步解读。但仅知道这里埋葬的是张赫就已经解决了一个历史问题。因为史料中并没有记载张赫死后的葬地。除此之外,张赫的生平、家人也会因为墓志的出土被改写。

明代功臣墓葬知多少

南京曾为明初帝都,明代的陪都,安葬了大量明代初年的开国功臣。除李文忠、徐达、常玉春等着名的功臣墓以外,还有不少已经被发掘的功臣墓及其家属墓葬。

■明黔国公沐昌祚、沐睿墓

位于将军山南麓,葬有明代开国功臣沐英及其世代家族墓。1974年和1979年,在此先后发掘了沐英第十世孙沐睿和第九世孙沐昌祚的墓葬。南京市博物馆的镇馆之宝——青花萧何追韩信梅瓶就是解放初期从第一代黔国公沐英墓中被盗出土的。

■明蕲国公康茂才墓

位于中央门外安怀村。1974年4—5月进行了发掘。虽早年被盗,仍存有金、银、铜、铁、锡、玉、陶、木等不同质地的随葬品44件,以及铜钱和石墓志。

■南安侯俞通源墓、虢国公俞通海夫人墓

1978年11月至1979年6月,在南京市中华门外雨花台西北侧的戚家山相继发掘。俞通源墓未遭盗扰,出有随葬品34件,包括瓷器、玉器、金银器、铜铁器等。俞氏墓仅见随葬器物5件,包括瓷器和金器。

■昭勇将军、佥浙江都指挥事张云

1992年8月,在铁心桥村唐家凹西南的一个土坡上发现,出土有瓷、铜、铁、银等不同质地的器物9件,一组龙泉窑青瓷堪称佳品。

■长兴侯夫人陈氏墓

位于江宁东山镇石马行政村麻田自然村,因被盗扰,仅存墓志、金簪。

■驸马都尉赵辉墓

位于雨花台区板桥镇三山行政区赵坟自然村,因遭盗扰,仅存墓志、陶罐、铜钱等少量遗物。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