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大剧院首春开锣,一代代传下去

——观北方昆曲剧院演出《长生殿》.近日,在北京长安大戏院热闹上演了一出昆曲传统大戏《长生殿》,由北方昆曲剧院的两位著名青年演员邵天帅、张贝勒分别饰演杨玉环、李隆基,在首都昆曲爱好者当中掀起一阵热浪。

  距2014年年末8个版本的《牡丹亭》在北京上演相隔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北方昆曲剧院、湖南省昆剧团、江苏省苏州昆剧院、上海昆剧团、江苏省演艺集团昆剧院、浙江昆剧团、永嘉昆剧团将再度齐聚北京,携各自特色作品于2月27日至3月19日亮相国家大剧院与长安大戏院。届时,昆曲戏迷将在北京欣赏到全国全部7家昆剧院团的风采。

1688年,《长生殿》在京城唱响,300年后,全本《长生殿》重归故里。昨日,昆剧表演艺术家蔡正仁、张军、黎安分饰的唐明皇同时出现在“皇家粮仓”内,启动了《长生殿》的进京演出。而正式的演出将于4月30日在保利剧院举行,连演4天,长达10小时。

近日,在北京长安大戏院热闹上演了一出昆曲传统大戏《长生殿》,由北方昆曲剧院的两位著名青年演员邵天帅、张贝勒分别饰演杨玉环、李隆基,在首都昆曲爱好者当中掀起一阵热浪。人常说昆曲曲高和寡,还说戏曲的现场观众总是白发人多于黑发人,然而此次演出,不仅台下满坑满谷,并且二十岁上下的大学生们占据绝大多数,此情此景着实可喜,大概只要戏好角儿好,“阳春白雪”的票房收入也不会输给“下里巴人”。当然,不可否认的是,今天的昆曲所以不再是几十年前的“困曲”,确乎与国家一系列扶持政策紧密相关。早在新世纪之初,昆曲就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级“非遗”,这一轰动性的消息引起有知识有文化的年轻人对这门古老的传统艺术的青睐,原先“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后来对之一见钟情,难以割舍,甚至不能自拔。

  自2013年起,国家大剧院相继举办了“黄梅戏艺术周”与“越剧艺术周”,在弘扬中国传统戏曲艺术方面起到了积极作用。此次在2015年新春到来之际精心策划的“昆曲艺术周”将在21天的时间内演绎从800年前有着“中国第一戏”之称的《张协状元》,到400年前明代“传奇”高峰《牡丹亭》与同为汤显祖“临川四梦”之一的《南柯梦》,再到300年前洪昇笔下的清代名剧《长生殿》。同时,新编昆剧《红楼梦》《大将军韩信》将让观众领略昆曲这门古老艺术与现代审美、现代剧场观念结合所萌发的新韵。

首次全本演出,长达10小时

话说《长生殿》这出戏在昆曲中算是最具代表性的剧目,比起昆曲其他传统戏也当之无愧地堪称头筹作品。且不言立体式的舞台呈现多么华丽精彩,仅就剧本而言,《长生殿》已然是清代传奇中的名著,它的作者是康熙年间的杭州才子洪升,与同时代创作《桃花扇》的山东大儒孔尚任齐名,故有“南洪北孔”之称,可谓并驾齐驱。但洪升写定《长生殿》的传奇本子并不是一蹴而就的,易稿不知多少次,单单剧名就一换再换。起初完稿时,定名为《沉香亭》,取自李白的词《清平乐》中“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阑杆”之句。既而经过几度打磨文本,剧名先后改为《舞霓裳》与《长生殿》,两者各取自白居易的七言长诗《长恨歌》中“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以及“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

  上海昆剧团精华版《长生殿》艺术总监兼主演、著名昆剧表演艺术家蔡正仁对这部戏有特殊的感情。他告诉记者:“我从小学昆曲的第一个剧目就是《长生殿》,如今已经有61年。这次带来的《长生殿》精华版基本包揽剧情,有观众喜闻乐见的《惊变》《埋玉》等选段,是新形势下整理传统、保留精华的典型剧目。”

《长生殿》是昆曲舞台上常演的剧目,《定情》、《小宴》、《惊变》、《埋玉》等十余折也为观众熟悉。不过,即将在保利剧院演出的《长生殿》却是全本演出。
全剧分为《钗盒情定》、《霓裳羽衣》、《马嵬惊变》、《月宫重圆》四本,历时十小时完成演出,由上海昆剧团和上海兰心大戏院联合制作、演出。

《长生殿》中的李隆基属于冠生,是昆曲小生三大体系,即官生、巾生、雉尾生中的一种,最显著的特征是明明用小嗓儿演唱还挂着髯口,看着和老生一样。同样的行当角色还有《惊鸿记》中“吟诗”“脱靴”的李白,《千忠戮》中“搜山”“打车”的建文帝,等等。而在京剧中,李隆基的行当设置从来都是老生,挂着髯口唱大嗓儿,一派老气横秋的风度,与昆曲中风流倜傥的形象相去甚远,而且京剧中也没有挂着髯口的小生。不仅如此,京剧中那几出杨玉环的戏也都不取材于《长生殿》,而是另起炉灶,自成一路。尽管京剧的形成与昆曲有极大关系,但像《贵妃醉酒》那样有了京剧就有的骨子老戏,跟昆曲题材都风马牛不相及。《贵妃醉酒》从头到尾都只说李隆基没有赴杨玉环招待的晚宴,而没有提到他因何爽约。有意思的是,京剧戏迷往往认为李隆基当天是去了梅妃江采萍那里,个中原因很简单,大家看昆曲《长生殿》太多了,信以为真了。《长生殿》中有重要的一折《絮阁》,演的就是杨玉环与江采萍在李隆基面前争风吃醋的场景。更有意思的是,梅兰芳在1925年根据杨玉环的野史编演新戏《太真外传》时,程砚秋居然根据江采萍的传说编演新戏《梅妃》。由于当时梅程二人艺术上竞争激烈,不管在北京、天津还是上海总是不停地打擂,在票价上互争高下,戏迷对此无独有偶的事件浮想联翩,乃至制造莫须有的谣言,把梅程两位胸怀坦荡的大男子看成《絮阁》中的两个妒妇了。实际上,根据正史记载,梅妃是在开元初年进宫的,等到30多年以后唐明皇册封杨贵妃,梅妃即便活着也将近古稀之年了。由此可见,中国的戏曲就是这么荒诞不经,但又那么深入人心。

  在本次演出的剧目中,《南柯梦》全本已销声匿迹于舞台百余年。江苏省演艺集团昆剧院凝聚两岸力量制作的《南柯梦》填补了昆剧演出史的空缺。浙江昆剧团的《大将军韩信》作为一部文武兼备的新戏,首演于2014年12月,是当今昆剧舞台上难得的以武生为主角的新编戏,由被誉为“江南一条腿”的昆剧名家林为林领衔。这两个剧目均是首登北京舞台。

该剧出品人、剧本整理者唐斯复告诉记者,之前《长生殿》被演得最多的是50折中的8折,并以非连贯的折子戏形式与观众见面。近年苏州昆剧团演出的全本《长生殿》是其中的27折。“《长生殿》是一部传奇,为了领略传奇经典的全貌风采,就有必要排演全部50折,”唐斯复指出,这是《长生殿》首次全本演出,在全本《长生殿》中纳入43折,最接近原剧本50折。作为连台本戏,“全本《长生殿》每本演出故事连贯,又可独立成章,观众看任何一本,就可领略全本精华。”

说回此次演出,北昆能在当下昆曲不太景气,尤其在北方不太吃香的大环境下派出一对俊男靓女传承并弘扬经典,精神可嘉。并且众所周知,《长生殿》一直被南派昆曲院团奉为圭臬,北昆固有相当一批数量的北派昆曲剧目,放着那些不演,却毅然决然选择《长生殿》试刀,更是不简单的。在笔者看来,邵天帅为张静娴的正式弟子,张贝勒又师从蔡正仁等前辈名家,张静娴、蔡正仁等久居沪上,几十年来为昆曲的薪火相传费尽心力,邵天帅、张贝勒从南方求取真经,在北京生根发芽,其艰难程度可想而知。这一点也是最值得业界肯定与鼓励的,因为就在不远的过去,北京搞过一些美其名曰青春版、厅堂版、豪华版的昆曲老戏翻新的东西,演出效果还不及此次老老实实的继承版火爆,那些泡沫版旋即被有知识有文化的青年人抛之脑后,而懂昆曲的又大多不屑一顾。其实昆曲就是昆曲,照着规矩传承发展足以使之保持永恒的魅力,不需要取悦或者取媚于编导臆想中的新生观众。笔者认为,要弄清楚这一现象的本质,需要从昆曲的根源分析。

  此外,来自“南戏”故乡的永嘉昆剧团作为全国目前唯一的县级昆剧团,将带来迄今发现最早、保存最完整的古代戏曲剧本,也是迄今唯一完整保存下来的南戏《张协状元》。在本届“昆曲艺术周”的演员阵容上,除蔡正仁、张静娴、林为林,魏春荣、罗艳、黎安、余彬等昆剧名家,还有朱冰贞、翁佳慧、沈丰英、单雯、王福文、胡维露等“青春力量”加盟。

对此,唐明皇扮演者之一蔡正仁也表示演出全本的《长生殿》,能让观众更好地理解这部昆曲经典。

昆曲的前身是元朝末年的杂剧形式,而在明朝初年才有跟今天的昆曲相同的艺术格局,可以算作它的真正发端。之后,伴随一代又一代的伶工对声腔的丰富发展,才形成了相对固定而严格的演唱技法与音乐体系。但与此同时,一直到清朝嘉庆年间,又涌现出大量文人学士编撰传奇,他们把传奇的创作当成写诗填词之外的“余事”,因此产生了许许多多可供案头赏玩的文学性很高的纸上作品。纸上作品区别于场上作品,词句再优美,未必搬到舞台就是好戏,其实大多不被艺人所重视,也就不存在演出了。不得不说的是,明清两代都有二百多年的四海一统、政治稳定的局面,保证了老百姓不至于朝不保夕、流离失所,所以有充分闲暇欣赏高雅艺术。然而日久天长,昆曲那艰涩深奥的词句明显不如清中叶兴起的秦腔、梆子、徽调、汉剧通俗易懂,再由徽汉合流并融汇秦腔、梆子的京戏的横空出世,便取尊为“雅部”的昆曲而代之了。说直白一些,雅部由于太雅而失去观众。而在当下,昆曲比起京剧仍然显得微弱,但它的传统剧目才是它作为小众艺术的最通俗易懂的部分,任何破坏艺术本体的行为,其结果都只能是孤芳自赏。

澳门新葡亰平台9411,  本次“昆曲艺术周”由国家大剧院与北京市文化局联合主办,为配合演出,在“昆曲艺术周”期间,大剧院还将通过艺术沙龙、公共空间“古戏台”上的小型昆曲表演,让观众全方位感知昆曲艺术的大雅之美。

汇聚南北昆曲名家

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作者简介

www.041net,主办方介绍,在全本《长生殿》中,汇聚了当今中国昆剧舞台上知名的表演艺术家。四本戏由四组演员分别扮演男女主人公唐明皇与杨贵妃。

姓名:李楠 工作单位:

其中,唐明皇由蔡正仁领衔主演,他的学生张军、黎安分别扮演第一本、第二本的唐明皇。北方昆曲剧院的魏春荣在第一本中饰演杨贵妃。沈昳丽、张静娴、余彬分演第2至4本中的杨贵妃。

中新网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